麻将老虎机游戏
主頁 > 三肖必中特 >

釋新聞|南非參與津巴布韋調解的歷史淵源和現實

時間:2017-11-18 瀏覽:我要評論

  此前,在事件發生后幾個小時,南非總統辦公室就以總統祖馬的名義發布了兩份聲明。在第一份聲明中,南非呼吁各方保持克制,敦促津軍方遵循非盟和南部非洲國家共同體(SADC)的立場,不要進行“違憲的政權更迭”,從而維護津巴布韋的和平與穩定。

  在第二份聲明中,祖馬表示,自己已經與穆加貝通過電話,并首次向外界透露穆加貝暫時被限制在家,但狀況良好。祖馬當時表示,自己將以SADC主席的身份派遣國防部長和部長前往津巴布韋,與穆加貝和津軍方人士會面。另外,祖馬還表示,將派遣特使前往安哥拉,與該國總統,同時也是SADC、防務與安全特設機構主席若奧·洛倫佐會面,向他通報事態的最新發展。

  短短兩份聲明中,不僅澄清了事發后的最大疑團——穆加貝的去向,并且向津巴布韋各方釋放出了明確信號。那么,南非為何能掌握這些關鍵信息?又為何能在此次事件中擔當“調解者”的角色?

  早在2008年,當津巴布韋大選后出現危機,執政黨和反對黨就政權問題爭執不下之際,南非時任總統姆貝基就成功獲得兩黨的認可,成為津巴布韋問題的調解人。作為調解結果,穆加貝與反對黨領袖茨萬吉拉伊和穆坦巴拉簽署權力分享協議,達成了1980年以來唯一一次成功的權力分享。

  2010年,津巴布韋各派就舉行下一屆大選的時間再度爆發分歧。這一次,又是南非總統祖馬擔任了津巴布韋問題的調解人。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當年11月27日,在祖馬的斡旋下,已經將近一個月沒有相互說過話的穆加貝和茨萬吉拉伊坐在了同一間會議室里。

  “我們進行了會面,并成功調解了許多問題,”祖馬說,“這都是些小問題,只不過是之間的溝通出了些故障,當然這已經被解決了,對話將會繼續。”

  早在今年8月18日,津巴布韋“第一夫人”格雷絲·穆加貝在南非的一樁打人新聞一度引發媒體關注。當時,格雷絲被曝在南非一家酒店里暴力傷人。津巴布韋媒體報道稱,她是因為不滿兩個兒子與3名南非模特在酒店里廝混而大打出手。盡管事件焦點被集中在格雷絲身上,但穆加貝的兩個兒子將其尋歡作樂的地點選在南非,也在某種程度上體現了津巴布韋的精英階層們與南非之間的聯系。

  從地圖上看,南非與津巴布韋由一條寬廣的林波波河隔開,河流兩岸由公路和鐵路橋相連,兩國之間的邊界長度為225公里。作為內陸國家,津巴布韋沒有海港,而南非的德班港就是津巴布韋進出口所依賴的最主要港口之一。目前,南非是津巴布韋最大的貿易伙伴,許多南非公司在津巴布韋有投資,而津巴布韋的很多企業中也有南非工作人員的身影。

  彭博社報道稱,總部位于南非的標準銀行集團(Standard Bank Group)在津巴布韋的分支,是后者第三大方,津巴布韋最大的手機運營商Econet Wireless中也有來自南非的員工。

  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吳傳華對澎湃新聞()介紹道,津巴布韋盡管近年來經濟狀況很差,但其教育一直在非洲各國中名列前茅,培養了大量的醫生、律師等中產階級,這些人中有許多選擇在經濟較為發達的南非工作。兩國之間的人員往來使得相互之間的關系異常密切。

  而共同的歷史也讓南非與津巴布韋之間的關系變得更加非同尋常。南非和津巴布韋都曾經歷過白人少數政權的統治。在1980年津巴布韋獨立之前,南非的種族主義政權曾經支持過津巴布韋(時稱羅德西亞)的白人政權對黑人游擊隊的。在津巴布韋于1980年終結白人統治、穆加貝第一次當選津巴布韋總理之際,津巴布韋也站到了與南非種族主義政權進行激烈斗爭的第一線。為此,由穆加導的新生的津巴布韋政府遭到南非種族主義政權的封鎖,而活躍在津巴布韋白人社區中的反穆加貝勢力也在南非種族主義政權的支持下屢次策劃針對穆加貝政府的顛覆活動。

  2006年,原羅德西亞白人政權的特種部隊官員帕克出版回憶錄披露,在穆加貝于1980年4月就任總理前夕,南非種族主義政權甚至曾經計劃在一次活動中將穆加貝連同當時到訪羅德西亞的英國王儲查爾斯一起炸死。

  正是由于和種族主義共同斗爭的歷史,在南非于1994年正式結束種族隔離制度之后,穆加貝和他領導的津巴布韋與南非之間建立了非常緊密的關系。作為堅決反抗種族主義的斗士,穆加貝也在南非民眾中收獲了相當程度的歡迎。

  津巴布韋《先驅報》報道稱,在2013年南非約翰內斯堡舉行的南非“國父”曼德拉的葬禮上,當主持人宣布穆加貝也在嘉賓中時,全場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歡呼和嗚嗚祖拉的巨響。報道稱,在當天受到如此熱烈問候的只有南非前總統姆貝基、曼德拉的前妻溫妮·曼德拉和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

  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賀文萍對澎湃新聞表示,南非近年來經濟增長乏力,執政黨非國大的執政基礎并不穩固,如果在此時鄰國津巴布韋的局勢動蕩,導致大量難民涌入,將有可能讓南非脆弱的經濟不堪重負,引發民眾不滿,最終影響到祖馬政府的執政地位。因此祖馬選擇在事件發生后第一時間采取行動,避免局勢失控。

  雖然密切的人員往來構成了南非和津巴布韋之間獨特的聯系之一,但外來人和本地人之間的沖突也不止一次地轉化為南非社會的不安定因素。2011年6月,在南非北部與津巴布韋接壤的林波波省就爆發了針對津巴布韋人的排外。起因就是因為不滿政府給貧困居民修建的廉租房被轉租給在當地工作的津巴布韋人。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當時報道稱,暴徒們挨家挨戶尋找津巴布韋人,對他們進行搶劫和毆打。許多租住當地人住房的津巴布韋人被房東驅趕出門,6所津巴布韋人租住的房屋被縱火燒毀。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王洪一告訴澎湃新聞,南非雖然坐擁非洲第一的經濟軍事實力,但在外交上一向遵循“多數一致”原則,即南非要保證自己在處理非洲事務時的立場與大多數非洲國家以及非盟的立場保持一致。因此南非盡管樂于承擔自己作為地區大國所肩負的維護地區穩定的責任,但從來不會貿然地做出明確表態,支持爭端中的某一方。

  “盡管祖馬和穆加貝同為反抗非洲殖義勢力的‘同志’,但祖馬對津巴布韋國內的局勢認識比較清醒,這也是他為什么沒有明確站出來力挺穆加貝的原因,”王洪一認為,津巴布韋的軍隊素質較高,并且受到民眾支持,尤其是在由參加過津巴布韋獨立戰爭的老組成的老兵協會都站出來支持改革派的情況下,南非政府意識到,當下急需的已經不是“死保”穆加貝的最高領導地位,而是維護津巴布韋執政黨的黨內團結和地區的穩定局勢,進而推進津巴布韋國內的改革議程,才能充分利用津巴布韋優良的自然條件和基礎設施,將其經濟帶上正軌。

  “津巴布韋發展經濟的條件比我們想象得要優良得多,道路和水利設施完善。只要施政路線得當,很有希望走出經濟困境。”王洪一說。

  長期住在津巴布韋的華人陳先生也表示,津巴布韋的經濟有潛力回歸發展正軌,但需要穩定的環境和更多時間。“如果因此次事件而引發動蕩甚至是外部干涉,這里就沒有未來了。”陳先生說。

-------澎湃新聞(19)----
麻将老虎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