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老虎机游戏
主頁 > 精準一肖中特 >

新聞今日談:等了8年還沒有走出金融危機 是不是應該先

時間:2017-11-05 瀏覽:我要評論

  春節期間包括美國歐洲,包括日本的市場都在暴跌,美元也在不斷的走低,這一輪全球經濟的動蕩導火索究竟在哪?

  艾楚怡:歡迎收看《新聞今日談》,內地A股在猴年的第一個交易日大幅低開,1月份內地進出口的數據下降,加深了市場對經濟前景的擔憂,加上春節期間全球的大跌,也拖累滬深兩市的走低。猴年的首個交易日并沒有能夠出現開門大紅,此前一周全球也彌漫在一冷一熱的兩種情緒當中,中國的農歷新年增加了熱鬧,不過并沒有吹散彌漫在全球市場當中的陣陣寒風,今天我們節目當中邀請到的嘉賓是著名的經濟學家馬光遠先生,節目一開始還是要通過新聞短片了解一下背景。

  解說:中國海關總署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1月以人民幣計價的出口同比下降6.6%,進口則是下降14.4%,1月進出口(00:01:00)貿易順差4062億人民幣,是有記錄以來最大。中國國家信息中心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牛犁指出,以人民幣計價的1月份進出口數據繼續同比下降,降幅明顯擴大,顯示內外需疲弱的態勢沒有改變,不過考慮包括春節在內的季節性因素,第一季度的數據難免有誤差,代表性并不強。但從目前的大環境來看,外貿暫時沒有明顯好轉的跡象,另外海關總署指出,1月外貿出口先導指數為31.7,較去年12月回升了0.5,是2015年2月以來的首次環比回升,因此初步判斷2016年第二季度的出口壓力有望緩解。

  艾楚怡:馬老師,春節期間包括美國歐洲,包括日本的市場都在暴跌,美元也在不斷的走低,您覺得這一輪全球經濟的動蕩導火索究竟在哪?

  馬光遠(著名經濟學家):導火索其實是兩個,一個是包括德意志銀行在內的歐洲銀行,報出的資產債表的虧損,讓大家擔心銀行會不會再次出現違約,歐洲的銀行如果出現違約的線)是不是又會到來。我們現在也看到很多機構,包括大挪(音),包括國際清算銀行對現在的經濟前景都非常悲觀,認為新一輪的經濟危機又會馬上到來,所以這是一個。

  那么第二個導火索就是美聯儲放出的貨幣政策的一個新的信號,在新的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耶倫講就是說可能由于現在整個經濟的風險,美聯儲的加息整個步伐可能會放緩,市場對這個的解讀非常敏感,就是認為經濟肯定是出了問題。所以所有的因素加到一塊,讓大家感覺到比較危險的讓大家比較恐懼的時刻是不是馬上就會到來,而且這個情緒的感染非常厲害,就是當大家等了八年以后,還沒有走出金融危機的時候,那個時候你的神經是非常非常脆弱的,只要出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大家都會立即解讀為我是不是應該先跑。而且現在我們看到就說,全球金融危機到來今天為止,既是最混亂的時刻,也是心里最脆弱的時刻,似乎每一個人,比如說就好像這個偵探在抓那個犯罪嫌疑人,他可能看著每一個人都很像,所以一會兒講是中國市場出了問題,一會兒講又是歐洲的銀行。

  你在過去的八年時間你都沒有把你的匯資產(音)清理干凈,現在又出了問題,又出了問題以后影響大家的情緒,又說這個美國的數據出了問題,所以現在給所有人的感覺,凡是只要有一點點市場上的不好的信息,大家都會放大去解讀,所以我認為我們在過春節,我們整個市場,包括我們都暫停交易,但是歐洲市場,美國市場,日本市場都出現了暴跌的情況,那么這個情況我認為屬于金融危機到了最后階段以后,大家那個心里脆弱,就是就相當于一個女人,她心里有一件事她忍了很久很久,最后忍不住了,忍不住怎么辦?她會大哭一場,所以現在你看到整個市場的反應都是這種情緒的宣泄,但是市場它總會對所有的信息進行一個正確的解讀,比如說德意志銀行的虧損,會不會引發銀行的違約問題,那么小學算術簡單算一下,大家把那個資產負債表,包括德意志銀行自身的承諾,做了一個簡單的分析以后發現不會,跟過去的雷曼兄弟那個時候華爾街的高杠桿的情況,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然后又對整個的耶倫她的話進行推敲以后,她并沒有說整個經濟又會出現很大的問題,包括耶倫表示說我們這個也就負利率,這個負利率比很多市場上不懂的人理解的人,理解成美聯儲又要降息,所以將來以后,以后立即又要降息,整個經濟出問題,所以我們現在看到這個黃金,過去三年被市場徹底拋棄的這么一個東西,居然成了投資里邊最熱門的東西,所以每一次你看到當大家去擁抱黃金的時候,他反應的主要情緒就是恐慌的情緒,那么這個恐慌的情緒是真實的,還是說是大家虛驚一場,我認為現在整個市場的反應基本上就是很多很多過度的反應,那么金融危機到了今天為止,兩種情緒事實上非常影響整體大家對市場的判斷,一個是就是過去八年的時間,到了今天為止這場危機究竟怎么走出來,事實上仍然沒有答案,就是大家對美聯儲的政策也好,歐洲的政策也好,中國的政策也好,日本的政策也好,大家完全陷入到一個什么樣呢,覺得政策無用弄(音)的這么一個情緒,弄掉(音)里邊來,我們看到下了這么多的藥, 各個經濟體大家幾乎都在吃藥,但是吃了這么多的藥以后發現并沒有治好,那么下一步在哪里,突破點在哪里沒有找見。

  第二點,我認為我們對整個八點以來,我們對本輪金融危機本身它的復雜性,包括它的根源仍然認識不清楚,我個人還是非常認同索羅斯對整個金融危機以來整個這種邏輯的一個判斷,他當時認為整個金融危機不是一個簡單的像過去我們經歷的危機一樣,是個簡單的比如說經濟繁榮以后,然后進入一個下降通道,進入一個衰退通道以后,然后這個衰退的通道結束以后馬上又進入繁榮,不是這么一個過程,他認為有很多的因素意味著全球經濟出現了一個大變局,比如說他認為過去20多年以美聯儲為主導的全球性(00:07:53)大擴張的歷史,要畫上句號,這個歷史一旦畫上句號的話,就是我們現在看到情況,比如說過去我們遇到的情況是弱勢美元加全球流動性過剩,再加一個過去20多年全球經濟領域最重大的事件是什么,就是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的一個超級的崛起,這個崛起引發了過去20多年全球的一個輝煌和繁榮,那么大家認為這個階段結束了,弱勢美元結束了,強勢美元出臺,全球流動性過剩結束了,大家現在看到的是通縮,流動性不足。

  第三個是信息市場的超級崛起,現在大家認為畫上一個句號,這個結束以后全球經濟下一步的增長引擎在哪里?我認為沒有找見,所以現在好像。

  馬光遠:你處在一個懸崖邊上,第一個你用了那么多的藥,你是一個病人,你原先很相信你的醫生,你配合他的治療他用什么藥你都吃下去,最后你發現你吃了八年藥以后,你上當受騙了,他們的藥根本不起作用,現在這個藥拿掉也不行,不拿掉也不行,重新吃藥大家不接受,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市場對一些小的因素的過度反應,反應的是什么?就是大家對前景的一個迷惘,因為我們找不到真正的救命稻草也就說全球經濟要有下一輪真正的增長的話,這個增長點在哪里?中國在尋找自己新的增長點,歐洲在尋找增長點,美國在尋找增長點,日本也在尋找大家事實上全部陷入了一個什么呢,飛機飛在空中引擎出了問題,但是又沒有新的引擎,所以在空中的那個往下走的那種恐慌現在反應的是只要一點點東西,哪怕一個飛鳥飛過來你都非常恐慌,所以現在我們看到這個市場急劇,第一個是真的需要好的藥方,甚至全球協調一致的藥方。

  那么第二個需要什么呢?需要正確的解讀這種情緒,也就是說你不要以為8年時間很長,也許還需要8年,也許我們找到下一個引擎以后還需要8年時間,所以你這個時候你哭可能哭得早了一點,可能你還需要去慢慢的去尋找完成這種所謂的全球經濟的再平衡,這個再平衡的最大基調,我認為第一個是可能我們需要一個理論層面重大的突破,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這種治療方案,治療哲學它是不是正確的,我們需要反思,第二個真的需要真正的增長點,也就是說像過去的中國金磚四國,新興市場帶動的這么一個全球經濟的大變局,大格局結束以后,你要尋找它的替代品,它的替代在哪里,現在大家找不到,而且我還認為就說包括我們過去3年時間對整個的以互聯網為代表的這種科技,我認為我們炒作的有點過頭,事實上是這種科技到了今天為止,我認為噱頭和概念遠遠的大于它對全球經濟帶來的實質性影響。

  馬光遠:這個增長點當然如果說,比如說我們看到過去每一次大的金融危機,每一次大的金融危機它事實上總是在新的科技爆發之前,也就是新的科技在迸發出它的新的這種力量的時候,過去的這種增長模式大家認為就結束了,那么這一次也是,但是這一次科技讓大家等待的時間比較長,比如說大家做了很多很多的概念,各種各樣的關于移動互聯網,關于新能源,關于新的科技給制造業,給服務業,給人類生活帶來的所有顛覆性的影響,大家拼命的往里邊砸錢,分頭不斷的去追逐這些所謂的熱點,但是大家發現,90%的都死掉,90%的沒有變成現實,所以我覺得跟過去的新興市場的超級崛起這么一個重大的歷史事件進行比較,我們現在的科技給大家帶來的這種改變還不足以替代這個引擎的結束,所以大家可能需要靜下心來,慢慢的把我們過去講的故事逐漸的變成事實,也就是說過去的這個科技,給大家畫的這個蛋糕,畫的這個前景太美好了,但是你發現它都是一些美麗的肥皂的泡沫,這個泡沫也在一個一個的破滅,破滅以后你發現擺在你前面的仍然是非常冷酷的現實,所以我覺得這三種力量可能讓所有的人目前處在一個焦慮的狀態,全球經濟何去何從?大家的救命稻草究竟在哪里?找不見,所以當所有的資本跑過去追逐黃金的時候,就說明全球經濟真的到了一個讓大家感覺非常失望非常絕望的時刻,因為我不認為黃金有任何的投資價值,或者說你現在把黃金作為一個選擇就是非常正確的選擇,所以這是一種情緒的宣泄,也是情緒的一個反應。

  馬光遠:按照黃金的基本邏輯來講,它不應該瘋狂,第一個因為是強勢美元的歷史沒有結束,強勢美元的趨勢也沒有改變,也就是說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所做的這種重大的歷史性的轉折的原因是什么?是因為過去20多年的教訓,過去20多年弱勢美元流動性過剩,帶動了全球經濟的繁榮和信貸的擴張,但是這個擴張最終導致的高杠桿引發了本次金融危機,大家必須結束,這個游戲必須畫上句號,那么新的游戲規則是什么,就是強勢美元,強勢美元現在給黃金帶來的命運就是一定它是往下走的,所以在2015年我一直講,我說這個黃金它一定會跌破一千美金,它居然跌到1067美金以后再沒有往下掉,然后到了2016年的年初,大家都在談什么問題,就是叫資產荒,也就是說你要在市場上選擇那些收益還不錯的,風險比較低的產品非常困難,到最后我們看到到了2月份以后,資產荒演化到多大的程度?全球好像都在追求三種東西,一個黃金,一個美國國債,一個日元,這三種東西在過去大家都是看不上的,也就是大家都認為這是可有可無的,甚至是雞肋式(音)的那種選擇,不會成為大家主流的選擇,但是當這個成為主流選擇的時候,就說明什么?說明我們整個的經濟。

  歡迎回來,有關2016年全球經濟的走勢我們繼續要來請教馬光遠先生,馬先生我們看到2016年世界經濟看來要在這個低谷當中徘徊了,再加上中國這個經濟下行的壓力,我們看到很多報告話里話外的聲音都在說全球經濟不景氣好像責任在中國似的,您怎么來看這種論調?

  馬光遠:我覺得這個到了今天為止應該說所有的人都應該想你是不是責任方,所以我覺得就是我們現在如果把中國經濟放到全球經濟的這么一個大的循環里邊去看的話,他可能有責任,但是你能說別人沒有責任嗎?你比如說歐洲,歐洲沒有責任嗎?我們現在我自己我感覺我多次去歐洲的話,我對歐洲是非常失望,因為你沒有看到它有很有前景的公共政策和很有前景的產業,你比如說你去看那個希臘,大家整個歐元區對希臘問題的解決,讓你感覺非常失望,每一個政客大家都在逃避責任,其實最好的解決辦法大家都知道,但是沒有人去觸碰它,沒有人愿意承擔去這個歷史賦予他的,你必須去解決這個問題的一些責任。

  比如說美國經濟到了今天為止,盡管它是一個亮點,但是這個亮點距離大家的期待也有距離,美聯儲貨幣政策現在左右為難,你要加的話大家害怕,你要不加的話可能以后會出更大的問題,那么中國經濟到了今天為止,他的問題我想大家也很清楚,因為討論的比較多,過去的增長引擎,過去的你一類的那些產業都基本上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你的新的增長點在哪里,關于中國經濟的轉型我們講了很多年,我們現在只需要說的是什么?就是它不是一個新問題,它是一個老問題,因為它的解決距離大家的期待,它的解決的魄力和勇氣距離大家的期待是有距離的。

  所以到了今天為止,我還是感覺就是說我們如果要尋找一個犯罪的犯罪嫌疑人的話,你會發現每一個都是犯罪嫌疑人,就像那個東方列車謀殺案里邊的場景一樣,你最后你發現這個人是誰殺死的?那12個人里邊每個人上去捅了一刀,最后導致了他的死亡,所以我覺得現在如果我們講說把全球經濟到了今天為止,這個低迷的表現就全部推到中國身上,第一個是有點簡單化,第二個也是不公平的,為什么呢?在整個全球經濟一環里邊,中國是問題的一環,但是所有人都有問題,大家都沒有拿出切實可行的辦法,也沒有拿出人人耳目一新的政策,走到今天為止,全球經濟要走出來不是說你把中國從那個水坑里邊你撈出來,全球經濟就一片大好,它不是這樣的,可能幾乎所有的人都落水了,所有的人都在掙扎,所以我覺得這個過程到了今天為止,第一個我們要有耐心,也就是說過去如果我們講說本輪經濟問題像索羅斯講的,說是60年來最嚴重的。

  過去我們一直說它可能需要十年時間,現在你看到了八年了,八年時間如果說再有兩年時間我們真的徹底能夠走出來,完成全球經濟的再平衡的話,我認為這個概率幾乎等于零,也就是說中國經濟完成再平衡,兩年時間那是不可能的,我們需要很長的時間完成這個過程,歐洲經濟你的增長點在哪里,美國經濟你就到了今天為止,你的那個付出的配置(音)從你的貨幣政策里邊也能夠真正的看出來,所以我覺得到今天為止,大家不要互相指責,可能全球經濟到了今天為止就回到2009年金融危機爆發以后G20作為一個重要的平臺,大家共同協調公共政策的時候,現在全球出現的比如說貨幣的競相貶值,各自的這種設置貿易障礙等等,這樣的情況又出現了,所以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既可以講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為混亂的時刻,也可能是最后的時刻,也就是說需要大家在最后協同共同的政策,也需要大家有共同的一個認識,我認為說把中國認為是現在整個金融危機的一個罪魁禍首的話,高估它了,它盡管過去6年,過去7年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非常大。

  馬光遠:但是說它完全是全球經濟的拖累也是,應該說這個帽子扣的有點大,但是我認為中國也要正視自己的問題,也就是說當所有的人說你有問題的時候,我們把這種問題看成中國經濟轉型,中國經濟調整的一個必須認識到的一個必走的一個步驟,所以我覺得中國的問題是自身的問題,但是全球所有的問題加到一塊的話,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艾楚怡:我們看到這個英國的經濟學人雜志此前做了一個預測,他說2016年世界經濟難以琢磨的前景取決于兩個關鍵的問題,一個是美聯儲將收緊貨幣政策到何種的程度?另外一個就是中國和其他的新型經濟體的增長放緩是否將繼續?這個有沒有道理?

  馬光遠:我覺得應該說如果從大的不確定去講的話,第一個是美聯儲的這種政策引發的這種效應,我們還需要進一步的評估,因為畢竟美聯儲貨幣政策的這種歷史性的變化是比較少見的,它的這種從一個過剩到收緊,從一個弱勢到強勢的變化對全球所有的市場影響很大,對房地產市場,對貨幣市場,對大宗商品價格的影響都非常大,全球經濟如何消化它的這一副藥,我覺得需要時間。

  第二個是中國作為新興市場的一個最最重要的代表,我認為過去二十多年新興市場的這種大崛起,給全球經濟帶來的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可能也在逐漸走向尾聲,新興市場需要做什么?就是需要轉變,過去我們多年來我們在公共政策層面,對中國經濟所做的很多規劃,我們的認識都是正確的,我想中國要走過這么一道坎兒的話,也就是我們必須轉變發展方式,也就是你必須尋找新的引擎,再不要回到過去比如說我們2008年以來,我們把過剩的產能做的更加過剩,把失衡的結構搞的更加失衡,把債務搞到今天這么一個比較危險的境地,把杠桿搞的非常高,這條路走下去中國經濟走不出那個死胡同,所以關鍵是到了今天為止,我們面對當下的可能比較危險的這種狀況,我們需要如何平衡公共政策,比如說一方面短期的穩定是必須的,另一方面長效的怎么樣尋找新的增長引擎,我覺得這既是對中國自身的一個責任和義務,也是對全球的一個責任和義務,新興市場最后走出來肯定要,我想中國這么一個大的經濟體,如果它完成不了增長引擎的轉換,你要講說全球走出這一輪危機的話,我覺得那是癡心妄想。

  艾楚怡:最后幾分鐘我們說一說這個吧,羊年對于很多股民來說是最難忘的一年,都說被剪掉了很多的羊毛,您怎么來看這個猴年開門紅到底紅沒紅?

  馬光遠:我覺得猴年起碼第一天大家看到的情況應該比那個擔心的情況要好很多,因為畢竟在我們過春節的幾天,歐洲、美國、日本的市場都經歷了一個暴跌,而且應該說非常慘烈,所以大家非常擔心說春節過完以后,開始的第一天也可能會出現暴跌的情況,但是這個情況今天來看,沒有出現,那么第二天,第二天的情況比較好,就是應該說出現了一個市場的大漲,當然這種大漲的背后的主要原因就是市場對過去幾天所出現的,包括美聯儲的政策,包括歐洲銀行可能出現的所謂違約的擔心,這個情況經過正確的解讀以后,大家認為沒有出現,所以我覺得猴年這個市場怎么看,可能真的不是牛市,不是熊市,就是我們講的猴市,可能是上竄下跳,好的消息釋放出來以后,可能大家會很高興,但是整個全年來講的話,應該說可能你不斷迎接的有很多不好的消息,你怎么消化這個消息,我覺得對很多普通的投資者來講,一定要謹慎,一定要注意風險,這個市場是不是你的,這個波段你能不能玩,你一定要把控自己的智商,也就是說一定要把自己的智商看得低一點,畢竟2016年我們不管怎么講,我們不管怎么樣去挖掘全球經濟,中國經濟的亮點,我們必須認識到這是本輪金融危機以來確定性,應該說最不確定的一年,也是最復雜,我甚至認為也是最困難的一年。

-------新聞今日談(8)----
麻将老虎机游戏